-核动力]司捷:组合文化将和选秀市场分天下

  刚要做组合,突然韩国辣妹BABYVOX解散了,公司又完了,老板说抱歉,公司没钱做了,我脑子嗡的一下,我说我怎么这么惨啊?怎么这么曲折?老想做组合做不了呢?2003年冬天,我鼓起勇气,硬着头皮给前老板李秀满写了封信,希望能投资我办自己的公司成立中国的组合。写了封信以后第二天李先生就回信了,他说我们见面聊一聊,于是我就办了签证,带着我的练习生张力尹一起飞到了韩国,到了韩国以后张力尹在李先生面前唱了一首惠特妮·休斯顿的《我永远爱你们》,唱得非常棒,当时把李先生打动了,后来带着我和我的艺人一起签了公司。 目前公司除了timez之外,还有金海心,金海心也是刚刚签到了我们公司,因为金海心是我一直非常欣赏的女歌手,也正在准备她回归的专辑,预计在明年就会推出了。 带着打造组合的经验,司捷开了自己的娱乐公司,成立了一直完全靠自己的力量选出来的全新偶像组合TimeZ,一出道就在韩国MAMA盛典上获得好成绩。提到这支让他十四年梦圆的组合,司捷显得信心十足,“TimeZ唱着中文歌在韩国出道,我相信总有一天中国的组合能够像现在的韩流一样能够辐射到整个亚洲,这也是需要一个过程。”对于目前内地现有的偶像组合,都会选择韩国的成员,送到韩国训练,或邀请韩国制作团队打造的现象,司捷则认为:“文化本来就是无国界的,我做的全球采购就是全球采购人、全球采购作品、全球采购平台,这是一种新的全球采购,但是我是中国组合,这是不变的。”乐坛历来有组合难长久的魔咒,司捷对此看的很淡然:“成立就预示着会有解散那天”,因此司捷认为除了积极有效的团队建设,寻找适合组合每个成员各自的发展潜力和方向,才是偶像组合能坚持的最好方式。对于组合文化在内地的发展趋势,司捷也显得十分看好,“虽然现在大家对组合文化还不太看好,甚至觉得太过泡沫化,其实很多欧美大牌,像碧昂斯、MJ也都曾组合出道,组合是种很美好的意识形态,相信未来在内地会被更多人接受,和选秀市场分一杯羹。” 司捷:有可能会有这样的问题,但是我相信喜欢还是会去喜欢的,还是有办法去喜欢的,就跟我没钱也能卖盗版磁带。但是我觉得组合的市场以及现在我们看到的选秀的市场人群都是相对低龄化的,有年长的人,但实际上主流的群体还是初中生、高中生,他们的市场并没有太大的冲突。 当时对青少美少女队的音乐制作,其实从我刚入行来说并没有太多的经验,只是从我的角度、从我从小到大所听到的那些港台音乐、欧美音乐或者日韩音乐的理解能力,我觉得这样的音乐可能会在市场上比较受欢迎,因为那时候的经验并不多,所以选了《快乐宝贝》、《快乐恰恰恰》这两首歌曲。 在89年的时候在中图门口认识了谁呢?当时跟我一起卖打口带的有汪峰,还有《三联生活周刊》的主编王小峰,当时我们是蹲在马路边上一起来卖打口带。 司捷:在我印象中应该是第一个,因为当时做韩流音乐的时候,那时候所有的公众媒体都是对日本音乐很感兴趣,当时我记得非常火的有安室奈美惠、小室哲哉,当时在宣传韩国艺人的时候,可以说四处碰壁,因为也没有太多的朋友,或者说也没有太多的人去认知韩国音乐,最后身边很多好的朋友以及对韩国音乐能够理解的一些朋友在帮我,包括当时的当代歌坛、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北京电台,包括湖南卫视的何炅也是帮我极力地牵线年开始让韩国音乐慢慢的从底层的歌迷受众群体往上辐射。 总的来说我觉得也非常高兴,因为我和我的练习生都有了希望了,在未来的路途上都有了希望了,第二天李秀满单独把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然后在办公室里面我坐着聊以后的工作计划,然后突然进来了五个男孩子,李秀满说,你看一下,这是我们公司的新的练习生,而且马上出道了,这就是后来的东方神起。后来我依然坚持我的立场,我希望回来以后是做中国组合,李秀满说可以,我现在真的是在做中国组合了,原来的老板已经换掉了,换了一个新的老板,于是我到韩国SM公司以后,从2003年一直到2006年,除了在做东方神起安七炫在国内的经纪人之外,就在着手准备中国组合,当时有韩庚这个练习生在里面。 后来有半年的时间没有人跟我联络,当时情况比较复杂,那时候我就又迷茫了,2001年年底,我呆了半年,我想怎么谁都不跟我联系啊?呼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的状态。2000的年底我在凯宾斯基饭店碰见了我之前的合作公司的老板,就是韩国辣妹BABYVOX的老板尹老师,他正好来中国,约我出来喝茶。他说你干嘛呢?我说我在SM公司呢。他说做得挺好的?我说都没什么联络,我这正迷茫呢!后来尹先生说,这样吧!你来我们公司吧!韩国辣妹在中国之前做得也不错,你就当他们的经纪人吧!我说行,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做中国组合,他说好,我答应你,做中国组合。于是我就跟SM公司当时的总经理说我不干了,我就特别不满意,我谁都不搭理,我当时年轻气盛,我说我不干了,我要换公司了,然后我就走了,去BABYVOX的公司了,然后做BABYVOX在中国的经纪人。同时进行选秀。 2001年到2003年我一直在韩国辣妹BABYVOX的公司做BABYVOX,当时也是BABYVOX在中国最鼎盛的时期,我就开始选人,选了几个练习生,准备要做韩国组合,要在中国开始培训了,这里面就是有一个后来在韩国出道的中国女孩子,叫张力尹。 从春节过后一直到五六月份的时候,我一直在家里呆着,那时候很迷茫,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我在4月份的时候拿出来了李秀满的名片,我说不行,我的梦想不能就此结束了、夭折了,于是我就鼓起勇气直接给李秀满打了一个电话。经过几天的等待终于得到回复,我心中的火焰就燃烧起来了,我想有戏了、有希望了,于是我赶紧办韩国签证,在2000年的5月份我自己飞到韩国去了,去到韩国的时候,从97年做韩国音乐一直到2000年整个韩国音乐市场的分析和我的看法、以及未来的计划报告在李秀满的报告交给了李秀满,李先生说了一句话,你做的报告太完美了。后来在和李先生吃饭的席间来了一个小女孩坐在我旁边了,李秀满就介绍说这个女孩是我们公司的练习生叫宝儿,她马上出道了,你第一个任务是给他做一首中文歌,回去准备一下,于是我挑了两首歌,给她填了两首中文词,在韩国出道以后,有中文的唱片在中国发行了。2000年的时候韩国有一个娱乐圈内部的整顿,政府对娱乐圈的管理,当时韩国很多大唱片公司都停止工作了,我的直接对口人是李先生,他也是去美国休息了一段时间,后来就没有人跟我联络了,那段时间比较奇怪,因为是内部整理嘛!当时我去找李先生的时候说过,我想来SM公司,我的目标是我要做一个中国的组合,他非常认同,说你跟我一起来做中国组合,我觉得中国组合是很有前途的,因为中国现在没有。 最后说组合做不了了,我都快和他打起来了,后来老板说那再说吧!我考虑一下,可能也看我很难缠,也觉得我很激烈,我跟他讲了讲我为什么要做这个组合,他说要做就做吧!就继续做下去了,总算没有夭折,要不在2008年年初这个组合就夭折了。 后来因为公司策略和我的目标不同,我觉得离我的梦想实现还是有距离,于是我再度离开SM公司。这期间我再度迷茫,也曾经想过放弃。但在2007年的4月6号,我的一个朋友的朋友就是当时天娱的演出部总监,把我引见给当时天娱的老板王珂,后来就一起聊天、喝酒,当时很感慨,就聊我从做韩流一直到现在的经历,王珂说你来天娱吧!我们天娱要做组合,男团,我说好啊!一下子就把我兴奋的状态激发起来了。 进入公司以后我就开始做音乐编辑,来编辑韩国的音乐,老板也给我很大的空间,他说司捷你觉得哪种音乐在国内会受欢迎?年轻人会喜欢?于是我就把当时在夜店所听到的我非常喜欢的音乐一个个的挑出来做编辑。 那时候王小峰算是大批发商,他家里有很多的磁带,我还去他家买过很多磁带,其实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很多乐坛的前辈都是从那个时候热带音乐慢慢走过来的。 司捷:我觉得组合从它组成那天开始就预示着它的解散。解散有两种层面:第一种层面就是为了各自的发展来解散;第二种层面就是组合内部的团结问题。飞轮海解散了,包括至上励合现在也变成四个人了,当然他们内部一定会有自己的问题,这个我也不是特别的清楚,但是我觉得组合做得最好的就是神话,神话这么多年了,还这么解散,其实神话的成员每年会在一起发一张唱片,但是发完唱片以后他们就会各自分开做自己的工作,我觉得这是这个组合最好的一个境界。 去了公司以后开始做组合,我说我要做组合,他说好,可以,你选人,但是选人只能在十强以外选,十强以内是人气很高的,我说可以,人都选完了,我说公司开始做组合吧!公司说做组合可以,但是要有一个规划,我们要先做前几名,再做后几名,要加速这个状态去做那你去想想办法,我说行,我豁出去了,我就买了机票去韩国,干嘛去了?拉赞助、拉投资,于是从韩国就拉来了一个投资,就开始做至上励合。 但是你说到的组合市场,我认为中国的组合市场现在是一个拥有无限潜能的、未被完全开发的市场,因为在目前的音乐市场里面主流的我觉得可能是选秀艺人和选秀的歌手,当然这是一个潮流,也是一个大的方向,那么选秀市场的兴盛不代表组合市场的衰败,只是没有更多的人去开发做这个市场,我觉得未来能够跟选秀市场平分天下或者说取得一杯羹的意识形态就是组合,组合是一个很完美的意识形态,我们现在所喜欢的很多世界巨星都是从组合走出来的,碧昂丝是从组合里走出来的,贾斯汀是从组合里走出来的,以至于天王迈克尔·杰克逊,那也是从杰克逊兄弟走出来的,所以组合是很美好的意识形态,在国内很多的音乐领域大家不太重视组合,觉得组合没有那么高端。 司捷:我承认至上励合是我所做的组合的1.0版本,他们是2.0,也就是说在至上励合发展了这么多年的时间里面我会总结一些经验放在他们身上,所以你会感觉到至上励合和他们一些不一样的地方和差别的地方,只能这么说,我不可能说我自己做的东西土,我觉得挺好的啊!那个时候也是摸着石头过河,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所以我给他们的定位是组合的2.0版本。 网易娱乐:除了现在除了TimeZ之外,还有其他的发展方向吗?因为您刚才说想要打造中国的SM公司。 当时我是从300多首歌曲里面、也就是30多张CD里面挑出了一些韩国歌曲,出于我本人最喜欢、而且最适合青春美少女队的一首歌,就是后来的《快乐宝贝》,也就是当时风靡一时的广告曲。 你说的那些团队问题,互相嫉妒,你人气高、我人气低。这个传闻肯定不会是空穴来风的,在我所综述的这几点之中出现了问题。 司捷:我拉了赞助以后,把当时五个练习生一起送去了韩国培训,在培训的过程中韩国的合作方推荐了一个韩国成员,我觉得这个小五不错,长得也好、唱得也好,跳得也不错,于是就把他加入进来了,然后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才成为了五个人,当时筛掉了两个人。 司捷:对,那个时候没办法,没有钱嘛!一盘磁带赚5块钱,我要是能卖出四盘的话,我又有钱去买新的磁带,因为当时没有想到盗版不盗版的,就是很喜欢这个东西。 司捷:在2011年的10月份,我离开了天娱,就是因为我觉得在天娱里面学到了所有想学到的经验、知识,也通过至上励合和I Me实践和见证了中国组合能够在国内成功,于是我离开天娱,创立了自己的公司,捷特联合,也是做了我的第一个组合TimeZ,也我们公司的第一个组合,也是一个中韩合作组合,但是TimeZ是中韩混合,但是唱中文在韩国出道,为什么?我觉得韩国音乐、韩流可以在中国成功,而且是唱的韩语,为什么中国组合不能在韩国唱中文呢?我们也有自己的文化,虽然我们的包装是中韩合作,但是我们想表达的内容是中韩混合的中国组合,想用这样的组合能够打入亚洲的组合市场,我相信总有一天中国的组合能够像现在的韩流一样能够辐射到整个亚洲,这也是需要一个过程。 司捷:他们卖的是打口带,我卖的是打口带加复印的磁带,那个时候就认识他们,那个时候我还很小,初中二年级,那时候汪峰可能在上大学,那时候搞乐队,因为是在鲍家街之前了,马上就是鲍家街了。 在韩国练习进行了三个月左右,突然出了一个事,跟我合作的韩国公司的老板被正式拿掉了,上来一个新老板,一上任就说干嘛要做中国组合?这个案子不投资了,又遇见这么个事,我的脑袋嗡地一下又炸了,我说怎么干点事这么难?我就买机票飞韩国去了,飞到韩国以后我就跟老板谈话,已经是拍桌子、瞪眼睛了,你可能感受不到那种心情,我为了这个事等了十年,不断的失败,再失败,老是在失败,后来特别逗,前两天跟何炅一起吃饭聊天的时候还讲起这个事,何炅说我在这个行业这么多年,我只看到了司捷一直在做一件事情,这种执着真是让我很感动,我说何老师,我真不是执着,我这叫二,就是想做,不懂什么叫执着,就是想把这个事干成了。 09年的春节我都没过好,春节一来马上就面对着公司全年的调整了,因为如果你的艺人做不好的话,可能就不会那么重视你了,我记得很清楚,一上班的第二周开始全国各地的DJ、演出商都打电话说,你做那个组合叫什么?至合上励还是至上励合啊?名字都叫不清楚呢!说《棉花糖》这么火,新疆、西藏的马路上都在放《棉花糖》,我一下子就觉得看到希望了,于是又过了两周,至上励合的商演不断就来了,最多的时候一个月跑了16场商演,两天一场,衣服都快穿烂了,还在那商演呢!至上励合在那个时候就红起来了。 第二道防线就是管理,告诉他们集体荣誉感,组合就是像五个手指头一样,握起来才是拳头,你掰开哪个都不行,告诉他们团队意识、团队作战的重要性。 因为开始对韩国音乐的热爱,司捷几度毛遂自荐进入当时北京几档介绍韩国音乐最火的节目,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热情,司捷顺利进入韩国知名娱乐公司SJ,成为将HOT、NRG、宝儿、babyvox、神话组合等韩国艺人引入中国的第一人,也让韩流文化从地下转到让大众所接受。不过司捷的梦想却不仅限于此,从入行开始,司捷就认定了要做中国自己的偶像组合,也曾经几次离成功几乎就要接近,却因为韩国投资方、合作公司的问题几度化为泡影,也让他遭遇几次人生低谷。尽管如此,称自己“认死理儿”的司捷却坚持做组合的梦想,终于在2008年推出了组合至上励合,并终于大获成功。 司捷:他们的受众群基本上是高中、初中和小学,小学六年级的都有,这个我不担心,比如说现在的年轻人如果你喜欢一个偶像的话,一年花几十块钱买张CD是可以的吧!喜欢他们去看看他们,打个车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吧!我们也没有做什么深度营销。 2008年3月他们学成归来了,MV拍完了,歌也录完了,我们准备在特别好的日子发片,就是5月20号(我爱你)发片,都准备好了,马上就可以发片了,突然在发片的前一周5.12大地震,那怎么办呢?全国都在一片沉痛中,我们就不要在这个时候发片,于是发片推迟了,我跟几个小孩说,没关系,往后推是好事,接着练舞去,捷哥都做了十年了,还没做出来呢,你们才十个月而已,然后他们就开始练。5.12大地震刚过去以后,我们准备要再发片的时候,于是奥运会来了,我说把奥运会躲过去再发片吧!咱们看奥运吧!然后再接着练习,我们计划是9月份发片,9月份刚要发片,天娱人事大调整,现在的天娱老板龙丹妮、杨柳就空降到天娱了,于是发片又延期了,因为要调整嘛!调整整个公司内部情况,龙总到了公司以后第一件事所有公司总监开会,来调整公司战略,谁发片?谁不发片?于是就说到了至上励合。至上励合组合发片,因为公司是一个选秀艺人的公司,出了一个组合,在当时感觉还不是太搭,说大家讨论一下吧!这个组合做不做?有什么问题?于是各个部门的总监就开始说了,有的部门总监说,人太多,国内组合没市场,演出都付不起机票,坐火车都不一定有人要,我越听越火,我的脸色就已经变了。我当时就很不高兴了,我表达的意思是你们都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做这个组合没花公司一分钱,全是我拉来的投资,我们为什么不能做呢?为什么不能试一试呢?十年前青春美少女队有成功,为什么我就成功不了呢?后来龙总可能也是看到我那种状态,就说好吧!这个事今天就到此为止了,不讨论了,我回去考虑一下。于是过了一周又开了一个总监会,龙丹妮就说做吧!于是就做了。于是在2008年10月至上励合发片了,终于出道了。出道以后当时就开始不断的宣传,上遍了所有的通告、所有的节目,一直到了2009年的春节,也就是我们宣传了大概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了,没有什么商业回馈,没有人请商演,后来就又进入了我人生的低谷,我就觉得组合难道在中国真的不行吗?虽然说大家都觉得不错,但是市场没有反馈,我也是有压力的,因为公司有指标任务的。 司捷:这次timez的专辑里面的五首歌曲有四首歌(包括主打歌)都是中国人写的,是中国原创音乐,只是编曲由韩国人完成。因为我觉得音乐就跟我们所看到的现在市场上很多企业一样,我觉得我们也可以做到,组合现在也可以全球采购,产品都是全球采购,比如我们用的笔记本,不一定所有的东西都是自己生产的,可能这个主板是买台湾的,那个屏幕买韩国的,都是全球采购,组合也可以,文化本来就是无国界的,我做的全球采购就是全球采购人、全球采购作品、全球采购平台,这是一种新的全球采购,但是我是中国组合,这是不变的。 韩国音乐对中国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是在于98年,到现在我一直印象非常深刻,是何炅,前两天我和何炅他们聚会还聊起这个事。98年的时候我通过活动认识了何炅,关系也不错,那时候他还在北外当阿拉伯语的老师,我说何炅你帮我个忙,我现在做一个韩国组合叫NRG,整个的歌曲也非常的时尚,包装也很青春,你能不能帮我试试推荐到快乐大本营?何炅答应我了,说我帮你去试试,于是经过一个月左右的沟通,湖南卫视的《快乐大本营》同意请NRG来中国做活动了,在98年夏天的时候NRG就飞赴到湖南长沙做了《快乐大本营》,这期节目非常的成功,当NRG上完大本营以后,我记得特别清楚,一个月之内当时磁带的销量接近了20万张,当时已经是一个很大的奇迹,在我印象中韩流是在98年NRG上完《快乐大本营》以后达到了一个有史以来的最高点,这是真正的从地下走到了地上。 司捷:感觉泡沫和低龄化,我觉得还是有一些偏见和戴有色眼镜。但是我刚才举了例子,我们现在看到这么有名的世界巨星、一些音乐人都是从组合走出来的。 司捷:关于中国组合韩流我是这么理解的,其实现在时尚的音乐没有太多地域明显的痕迹,比如说我小的时候听港台音乐,那叫什么流呢?叫港台流?只是语言不同,当时港台歌手的包装跟内地也是不一样的,我们也是给它规划成一种港台的韩流,韩流是因为有语言性,是不同的国家,包括日本音乐在中国红的时候也是代表一个国家,我觉得现在从歌手的包装、它的音乐性、包括舞曲,如果我们不把它用语言做一个明确的标识的话,在音乐比较先进的发达国家,你基本上听不出来它是哪个国家的,如果它没有语言性的话,没有太多的国家性,包括之前咱们内地的歌手也翻唱了很多韩国比较成功的情歌,包括《IBelieve》等很多歌曲,其实你把它变成中国词以后,我觉得没有太多的韩国痕迹,我们所说的韩流是在那个年代韩国组合、艺人、电影、电视剧以及服装带来的一种文化叫韩流,我觉得在音乐性上的韩流没有什么太多可以规划的。 在96年的时候和同学一起去五道口,95年、96年的时候韩国留学生开始越来越多了,五道口放的音乐一般放的都是欧美比较流行的舞曲以及韩国当时很红的舞曲,因为韩国人有自己玩的迪厅,因为第一次接触韩国音乐,觉得这个音乐的旋律是很亚洲的,但是节奏和编曲都很欧美,觉得很有意思。当时身边有很多韩国的留学生朋友,所以受他们的影响,慢慢开始去了解了韩国音乐,觉得韩国音乐还挺好听。 司捷:我记得我从初中开始非常喜欢音乐,那个时候中国刚刚开始流行卖那种打口带。我在上初中的时候一个月的饭费只有20块钱,我那个时候喜欢音乐,然后管家里要钱,家里一个月能给我50块钱的零花钱,那时候已经很多了,那应该是89年的时候了。我就拿20块钱,北京当时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地方,叫做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在王府井有一个音像店,因为我是在东城区上学,那时候我每天放学的时候就会到音像店门口去买打口带,因为那个时候那是一个集散地,所有的音乐爱好者都会在那卖打口带、互相交流。然后我就用20块钱买一盘我喜欢的打口带,回家再花6块钱买一盘索尼的空白磁带,把打口带录在磁带上,然后去复印歌篇,正反面一共是1块钱,然后糊起来做得很精致,第二天放学就去路边卖,可以卖10块钱。 司捷:其实对TimeZ在未来的规划,我希望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特长工作的科目,比如有的人可以发自己的专辑,就是企划性的专辑,有人可以去演戏,有人可以去主持,这是未来的一个规划目标,所以说未来TimeZ不会说总是在一起活动,他们也有分开活动的时间,而且这是给他们规划的一个目标。 我真正地介入到韩国音乐,做这份跟韩国音乐有关系的工作,我记得在97年的时候北京音乐台开了一档节目,叫做《汉城音乐厅》,那个时候还没有改名叫首尔呢!我经常听这个节目,有一天我突然想到这家公司在中国开始推广韩国音乐了,所以我觉得很有意思,我想去做这份工作,因为我当时在给北京两个很先锋的制作节目公司做策划,就是专门去五道口这些外国留学生聚集地以及乐队的发源地去拍摄一些专题,我还当过记者。当时正赶上国内摇滚乐最兴盛的时候,但是在那个时候我对摇滚乐不是特别喜欢,那个时候比较喜欢RAP、hip-hop还有舞曲类的音乐。我就给《汉城音乐厅》的节目组打了一个电话,我说我想去你们公司工作。这个公司也就是后来我工作的韩国的娱乐的代理公司,于是我就在97年年底进入了这个公司。 司捷:我初二的时候开始喜欢美国的重金属音乐,初三的时候突然特别喜欢说唱音乐,当时叫RAP,现在叫hip-hop,然后也是买了很多那样的磁带,等到高中的时候就开始听舞曲,那时候夜店很流行,北京开始有大批量的夜店出现了。那个时候也是爱玩嘛!那时候也是比较闹腾的,当时叫迪厅,去蹦迪,当时觉得这种音乐好听,全是凭着对音乐的喜好。 这次timez首要参加了11月30号在香港的MAMA颁奖,他们和很多在亚洲最成功的组合一起同台,包括鸟叔都去一起表演,而且获得了中国区的亚洲新人大奖,当时他们在香港的时候已经有很多香港歌迷在接机了,这是我觉得很吃惊的,不是内地的歌迷在接机,而是在香港的歌迷在接机,可能也是他们在韩国宣传的效果;第二也是对他们的一种认同,他们能够在韩国竞争这么激烈的市场里面取得一定的份额,我觉得是很不容易的,对他们来讲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因为这次都是一个新的尝试。 司捷:NRG在98年上完《快乐大本营》取得了韩流音乐在中国的第一步成功以后,我们陆续又在国内推广了HOT、babyvox、酷龙、高耀太、神话组合,陆续推广了很多的韩流音乐,给他们锦上添花。99年的时候我跟我的老板说,NRG验证了韩国音乐和组合在中国的市场,青春美少女队第一代的专辑又实践了韩国音乐和中国市场结合的成功,下一步我希望能够做一个中国的组合,老板非常的支持和认可,说司捷那你去做这个事情,于是我开始到处选秀。当时选人是仅限于北京,我通过两个月的时间选到了五个男孩子来做练习生,当时也不懂什么练习生,就是找几个孩子就开始练吧!因为很多时候我真是摸着石头过河,从零开始的,其中有一个成员就是现在的演员迟帅。通过一年的培训,在2000年的时候这个组合准备要发片的时候,韩国公司发生了一些公司经营上的问题,于是这个组合就做不下去、就解散了。 网易娱乐:作为在中国第一代偶像团体青春美少女的打造者,当时是怎么想要在内地打造这样一个女子偶像团体?还记得当时的情况吗? 韩国音乐在中国的发展路途有一个不同点,它是由下往上辐射,不像欧美音乐或者有些港台的音乐是从媒体或者业内非常喜欢,从上往下的宣传来辐射,韩国音乐真真正正是从下面扎根,慢慢成长起来的一个市场。 与很多圈内音乐人相同,司捷对音乐的启蒙也是从打口带开始的,不同的是,司捷从小便颇有生意头脑,从中学时吃百家饭攒钱买打口带,再到按照自己喜好把打口带制作成翻录版,拿去出售再换取更多的打口带,所以司捷笑称自己是靠“卖盗版”起家,而当年和他一起卖打口带的还有现在乐坛摇滚天王汪峰和公知王晓峰,提到这段经历依然让司捷兴奋不已,而这也成为司捷踏入乐坛的决心之一。早期司捷和好友一同打造的青春美少女组合,曾经风靡一时,作为她们的音乐制作人,司捷凭着自己对韩国音乐的了解和热情,选择了几首歌打造成中文版,并迅速在内地乐坛掀起了一股清流,不过随后青春美少女因为经营不善、内部成员不和等原因几经易人,在乐坛逐渐被淡忘,不过坚定了司捷做中国组合的信念。 司捷:对,主要是想挣点钱去买新的磁带,你想那时候一个月的饭费才20块钱,我买了磁带就没有饭费了,那时候在学校是吃百家饭吃起来的,中午就是蹭饭,跟同学说给我来一口,一个月有半个月都是这么干。 司捷:我当时就是想打造你所看到的东西,你看到的东西就是我的定位,非常准确。我觉得有这么几点:第一就是组合成员的平均年龄比至上励合小很多,他们在出道的当时最小的是95年年底的,最大的也只不过是20岁出头,所以都是90后,而且平均年龄是比较低的,所以你会看到更年轻、更甜美一些。 司捷:我是97年底进入这个行业,当时是因为很喜欢韩国音乐,于是就进入到行过的娱乐公司,专门做韩国艺人的代理,那个时候我有一个好朋友是青春美少女队第一代的经纪人,因为总是在一起聊音乐方面的话题,当时就聊起来青春美少女的第一队要准备出专辑,那个时候我是刚刚入行,也是凭着对音乐的热爱,所以我就先答应,既然你想做专辑,我觉得合适的话我们可以合作一把,于是就跟公司整个报告了情况,公司也是比较有兴趣,所以我就开始担当了青春美少女第一队的音乐制作人或者专辑统筹人,因为那时候也不懂什么叫做音乐制作人。 司捷:我想打造中国的SM公司是我公司未来的战略目标,是专门做偶像的公司,当然SM公司里面有单人偶像、也有团队的偶像,年轻的、能唱歌的、能跳舞的、非时尚的,是这样的发展目标。 网易娱乐:在我们看来韩国组合的兴盛时期差不多是98年之后的那一段时间,后来像HOT、NRG解散、当兵,这些组合在内地的发展慢慢有点衰落了,包括像最早的青少美少女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断档,国内基本上没有什么偶像的组合,再之后应该是至上励合这个组合的出现才再次有了内地的偶像团体的出现,这个也是您打造的,当时在打造至上励合的时候,我再一次把这个东西拿出来在大陆好好的做一下。 有一天我跟老板说,韩国音乐在国内已经有一些在当时算是比较潮的人喜欢了,在那个时候哈韩的人穿的衣服、听的衣服、整个的风格在北京比较新潮,大家都追这个潮流,我们做韩国音乐在国内的推广,不如把韩国艺人带进来,我觉得一定会有市场。老板说行,你来做,我就去牵这个线年的春天老板就把SM公司的总裁李秀满带到了中国,那是我第一次和韩国唱片公司的人来接触,我跟他讲了讲我对韩国音乐的理解以及未来有可能在中国市场所成功的一些因素,老板非常有兴趣,于是我们就把HOT的案子接过来了,当时HOT也算是韩流音乐在国内的奠基组合。然后还有NRG,当时就开始推广他们的音乐,包括广播电台、电视台、报纸、杂志都还做推广,因为那个也是刚刚入行,朋友也不多,也是在身边仅有的几个朋友来帮助我推广,这里面有现在华纳的老总胡伟、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副总监张东当时也是刚刚当DJ,他帮我播韩国音乐。 对于青少美少女队的一队在发片之后,后来出现了内部的换人问题以及解散问题,在我印象中当时是因为团队成员内部的问题以及和公司沟通的问题,所以产生了这样的结果,可以说青少美少女队最辉煌的时代就是它的第一队,那么在它的第二队、第三队、第四队以后已经失去了当时青少美少女队这个组合初衷的灵魂,它的魅力慢慢就没有了。 演唱会结束以后我就提出了辞职,因为公司不再做中国组合了,我觉得我不想再做韩流音乐的推广了,于是就辞职了,我记得特别清楚,那是春节前夕,交给辞职信以后,老板给我一些奖励和红包,我就开车回家了,那个时候已经有自己的车了,就是干得还不错了,我的车开到将近一半的时候,我突然在车里哭了,我记得特别清楚,就是一直哭到家,我突然觉得什么都没了,我的理想也没了,这么长时间的工作努力的成果突然也就拱手让出,就没有了,真的是特别伤心,从开车一直哭着回家,到家就特别镇定了。 第三个在组合的发展过程中有些人人气高一点、有些人人气低一点,人气高每一个成员应该祝福他,为什么?他人气高了,组合也高了,你也高了,都是平等一起往上走,在我们这么一个小团队里面,虽然说每个人有每个人不同的歌迷群体,每个人有每个人不同的人气的高低,但是你们带给组合的是共同的目标,正确的引导他们的意识,还有在工作中尽量安排发挥他们每个人的特长,要照顾到每个人,当然不可能所有的都一碗水端平,我就算端平了,有的人也能冒尖红起来了,这是不能绝对的,所以说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你最终能够走多远不是公司捧你费多大力气,也在于你自己的业务能力,从最开始我就这么告诉TimeZ。 (文/Empty 图并视频/663)12月23日,全新偶像男团TimeZ在北京举办记者会宣布正式在内地出道。当天,打造这只优质偶像男团、有“中国组合之父”之称的音乐制作人司捷上台,动情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我等这一天等了14年。”近日,网易娱乐独家专访司捷,面对镜头,司捷细述自己在圈内奋斗多年的故事,司捷出道的这十四年,同时也是内地偶像组合发展从早起短暂的繁荣,在对paedophilic音乐的争议之后Sia在周六夜现场的奇!到中间萧条停滞,再到现在的逐渐发展壮大的“编年史”。 司捷:我们的主打歌非常“中国”,TimeZ的歌曲可能你们都听过,等发布会那天我会送你一张碟,你去听一听,其实里面基本上都是中国的旋律走向,只有一首歌是韩国人写的,其他的都是中国人写的,《偶像万万岁》这是典型的中国的旋律,很欢快的旋律,而不是说现在你看到的EXO都是酷,所有的组合一出来都是酷,我觉得音乐是服务于大众的,我希望我的组合是能够和你接近的,好像你身边的弟弟、你的邻居、你的同班同学,至于以后的发展过程中它能不能通过自己的个性来表现它酷的那一面,在于组合成员幕后自己的造化。人酷不酷不是在舞台上自己摆出来的,是自己由内而外的个性。 司捷:对,所以TimeZ的名字就是times和zoom,就是时光的聚焦,我希望他们能够和他们身边的组合一起成长,让你们可以摸得到、看得到你们的偶像。 司捷:我觉得成员的内部问题最重要的是管理和引导,为什么说在韩国和日本所有的组合都是从练习生时代开始培养、淘汰、选拔、出道的?是因为他们在一起的年龄很小,他们在一起生活的时间长,他们磨合的比较多,所以对对方的性格、脾气都很了解或者很合适,这样的人才能在一起,这是为了避免组合内部发生问题的第一道防线。 2000年2月1号我们在北京的工人体育馆做了HOT在中国的第一次演唱会,也是它解散之前在中国的最后一次演出,当时也是遇到了我要做的组合即将要解散,因为公司经营不下去了,当时在工人体育馆演出的现场,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当时在工人体育馆的四周,我所看到的就像一个北京潮人的夏令营一样,在当时来讲是很时尚的一些人,穿着那种感觉的衣服,全是人,进现场开场的一刹那,全场的欢呼声、尖叫声,一直到结尾从来就没有停过,然后所有的歌迷是站着看HOT演出,哭着看完、喊着看完,因为我妈妈看了这场演唱会,回来跟我讲在后面的孩子从头到尾站着喊、从头到尾站着哭。当时我站在舞台的现场,我往上一看现场的欢呼声,我就回想起来我这三年做韩流所有的困难、愉快、快乐、美好的精力,在那个时候我就给自己下定了决心,我说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做一个中国成功的组合,也就是说我的这个理想是从1999年、2000年这次演唱会的时候坚定的打下了梦想的基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中特三头|一头中特免费公开资料|六合心经|一笑一码期期准1-安全送彩网 »-核动力]司捷:组合文化将和选秀市场分天下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腾讯新闻 凤凰资讯-凤凰网 百度新闻 今期跑狗图玄机图 香1港资料大全 正版资 今期跑狗图玄机图|彩 彩厍宝典|六盒宝典下 六台宝典官方正版下 管家婆论坛手机站2